А∨天堂在线中文

  • <blockquote id="nx2s9"><acronym id="nx2s9"></acronym></blockquote>

      當前位置:首頁 > 監督 > 醫藥曝光 > 正文

      北京天壇醫院亂哄哄 號販子一個號掙400

      2015-05-15 21:27:00來源: 健康時報|分享
      閱讀提要:近日,健康時報收到讀者來信,吐槽了北京天壇醫院的就診環境。記者前往北京天壇醫院調查發現,醫院門前“混亂擁堵”,走廊加床“水泄不通”,票號販子“半路攔截”,藥品廣告“定點出擊”,就醫診室“人聲鼎沸”……就診環境的確亂哄哄。

      (健康時報記者  徐 瑤  劉子晨  葉正興文/圖

      門前堵:正對天壇醫院大門的馬路上,兩邊停滿了掛有全國各地牌照的汽車,找不到車位的車輛甚至停在了行車道上,而行進的車輛則堵得嚴嚴實實,汽鳴聲此起彼伏。所有車輛排著隊,都需要穿過一個狹窄的門樓才能進到醫院。

      號販雜:在距離門診樓不到一百米的走道上,蹲守著不少號販子。醫院內的座位上、指示牌上也都插著號販子的小卡片,“業務”類型五花八門,包括代掛號、辦住院、代開藥、提前做檢查、代開發票、代開假條等。

      走廊亂:狹窄的一條樓道將門診和急診區分開來。剛一走近,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難聞的刺鼻氣味,氣味的源頭來自緊挨樓道的衛生間。就在這充斥刺鼻氣味的狹窄走廊里,放著許多張病床,床下堆滿了大包小包各種行李,顯然也住了有一段時間了。

      假廣告多:有人發著名叫“醫藥養生康復報”的報紙,既沒有任何刊號,也沒有出版單位,屬于不折不扣的非法出版物,上面刊載的也全是夸大其詞的神藥。廣告宣稱這些藥不僅保證能幫助腦病患者完全康復,還有能逆轉腦腫瘤的“神奇”功效。

      診室吵:許多患者不等叫號就直接進入診室,并沒有受到阻攔,診室和候診區域間的一條分割紅線形同虛設。診室內十幾個人擠在七八平米的診室里,烏壓壓一片全是人,吵鬧無序。

      讀者來信: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讀者 曹女士

      最近,我帶著兒子去北京天壇醫院看病。醫生的水平沒話說,可就診環境實在讓我忍不住想吐吐槽。

      兩年前,兒子在老家被診斷患有癲癇,從那時起,全家人的心時刻都懸著。我常年在北京工作,身邊朋友給我介紹了著名的北京天壇醫院。等了一個多月,終于掛上專家號。我讓老人把孩子送到了北京,懷著滿心期待,準備第二天去看病。

      一大早我們就來到了醫院,令我們沒想到的是,醫院門口混亂嘈雜、人車擁堵,跟想象中的首都大醫院形象完全不符。我盡力捂住兒子的耳朵,生怕他受到嘈雜聲音的影響發病。

      “亂糟糟的”,陪我一起來給兒子看病的是剛從東北老家過來的小保姆,在她的心里,北京的大醫院應該是秩序井然的,而眼前看到的卻是讓她感覺像菜市場一樣,甚至與老家縣城的醫院沒啥兩樣。

      我們一路往醫院里面走,在窗口換好了之前網上預約好的專家號。

      就在門診候診時,有不少倒號的“黃牛”主動湊上來跟我們打招呼,問我們需不需要掛專家號。

      除了黃牛以外,門診大廳還有不少發小廣告的。一個上午,我手里就收了四五份廣告,上面全是各種賣藥的、賣保健品的宣傳信息。還算有一些醫學常識的我,倒是不會相信這些不靠譜的小廣告。但我不知道,會有多少患者相信了廣告中“治愈”、“逆轉”這些唬人詞匯,去迷信這些打著虛假廣告的產品,耽誤正規治療……

      聽到廣播里叫我們的號,我緩過神兒來,一只手抱著孩子趕忙走向診室,一只手輕推開診室的門,眼前一幕更是讓人吃驚:十幾個人擠在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黑壓壓一片全是人頭,中間穿白大褂的大夫被團團圍住。只見大夫一臉無奈,不停地提高嗓門喊道:“一個一個來……”

      又在診室里等了二十分鐘,我們才終于跟大夫說上話,盡管身邊人多嘈雜,這位大夫依然非常耐心地幫我兒子問診看病??晌倚睦飬s五味雜陳,因為不得不在眾目睽睽之下描述我兒子的病情,還有我們全家人照顧他的辛酸,感覺整個人被罩在一個玻璃罩內,周圍全是眼睛盯著。

      等醫生看完病,拿到醫生開的藥,走出醫院大門已是中午,一上午4個小時的就診讓我疲憊不堪,兒子也泱泱地喊著回家,我打上一輛車,迅速地離開了這家著名的醫院。醫生開了復診單,讓我之后再來門診復診,一想到還要經歷一遍這樣的就診過程,心里忐忑不已……

      這里是全國公認的神經科醫術最好的醫院,多少病人從各地慕名而來??稍谶@樣嘈亂的就診環境里,待上一上午,像我這樣的正常人都感覺到頭疼不已,何況是那些有著疑難腦部疾病的患者呢?

      天壇醫院這么響亮的名字,卻是這樣的就醫環境,實在令人不解。

      記者調查

      醫院門前“混亂擁堵”,走廊加床“水泄不通”,票號販子“半路攔截”,藥品廣告“定點出擊”,就醫診室“人聲鼎沸”……一個腦外科病人最需安靜的醫療環境,北京讀者曹女士帶孩子在北京天壇醫院看完一上午病,卻感到無比折騰。

      近日,健康時報記者根據讀者爆料,前往北京天壇醫院調查發現,醫院就診環境的確亂哄哄。

      大門前雜亂擁堵

      5月6日上午7點53分,記者乘出租車到天壇醫院。正對醫院大門的馬路兩邊停滿了掛有全國各地牌照的汽車,許多找不到車位的車輛甚至停在了行車道上。

      不到二十米寬的道路上,汽鳴聲此起彼伏。所有車輛排著隊,都需要穿過一個狹窄的門樓才能進到醫院停車場內。

      “許多外地病人能看到醫院的牌子,可就是找不到醫院大門。”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

      道路兩旁各種賣早點、保健品的小商販占道經營,地上是各種垃圾和小卡片,顯得又臟又亂。

      看見記者往醫院方向走去,幾個人圍了過來詢問是否住宿,他們提供的“賓館”實際上是附近居民小區的民居,三人間也就是一張單人床和一張雙人床,一天150元,四人間兩張雙人床180元一天。在天壇醫院旁天壇南里小區的一條小胡同里,掛有住宿、旅館牌子的小旅館不計其數,“就我們還有兩間房可以訂,其他都沒了”,一位中年人不停強調,催促記者趕緊訂。

      天壇醫院緊挨著北京著名景點天壇公園,公園內寧靜幽雅,而與公園僅一墻之隔的天壇醫院卻擁擠吵鬧,混亂無序。

      票號販子院外蹲點

      5月6日上午8點,距離門診樓不到一百米的小路上,不少號販子蹲守著招攬生意,經過的行人都不免被問上一句:“要掛專家號嗎?”

      突然,十幾個小伙子慌張地從院門口跑出來,落荒而逃。一位路邊水果攤主告訴記者,他們是專門兜售醫院專家號的號販子,因為常有便衣管理人員巡邏,警覺性很高。

      兩分鐘后,這些小伙又慢慢游走到醫院門口,記者與一位自稱小黃的號販子攀談得知,他們不僅可代掛專家號,點名專家手術,加急各項檢查,加急辦理住院手續,還能開住院票據,沒有住院可以做成住院,不能報銷可改成報銷……所有普通患者的就醫困難,這些號販子們似乎都能輕松搞定。

      “掛林XX專家號多少錢?”

      “周五上午的號,加400,今天保證拿出號。”

      “能不能便宜點?”

      “不能再便宜了,300得給別人,我們就掙100。”

      短短20分鐘的時間里,記者遇到了9位“黃牛”,詢問收費標準高低不一,代掛專家號的中介費一般是400~500元,一個專家號拿到手,要花800到1000元不等。如果要辦理住院手續,收費從幾千到上萬元!

      這些號販子的掛號手段各不相同。有的人表示,只要患者提供身份證信息,對方花100元雇人從凌晨開始排隊掛號。有的人手段則更加“高明”,表示在醫院內部有關系,不用排隊就可以掛到任何專家任何時段的號。

      5月14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記者找到一名號販子問能否加到腦膠質瘤的專家號,“沒問題,今天下午的就有,知名教授號100塊,加上中介費一共500元,要的話現在就給你去弄號,掛上了你再給錢。”號販子滿口承諾,記者同意后,號販子拿上診療卡立刻去辦,記者緊跟其后。在門診二樓神經外科診室門口,該號販子與一名身穿灰衣男子短暫交談,很快拿到專家號,整個過程不到10分鐘。掛號單顯示膠質瘤知名1306(13:00起時段第06號)。號販子拿到400元的中介費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不僅如此,這些人對各科室專家了如指掌,哪天出診,擅長看哪些病,都能準確說出來。有的還會經常給前來就診的患者出主意、推薦專家。

      記者走訪醫院各樓層,樓梯指示牌上、宣傳欄旁、候診室的座位上都插著票號販子的小卡片。

      醫院門診樓前,一副碩大的標語引人注意:本醫院神經外科、神經內科號源充足,請患者不要輕信號販醫托。然而如此醒目標語底下,大量號販子仍穿梭在患者中。

      就診病人蝸居走廊

      從門診樓大廳靠北往里走是急診區。狹窄的樓道將門診和急診區分開來。剛一走近,撲面而來的是一股難聞的氣味,氣味來自緊挨樓道的衛生間,不少人正排隊上廁所,已排到衛生間門外。

      就在這充斥刺鼻氣味的狹窄走廊里,放著許多張病床,床下堆滿了大包小包各種行李,顯然也住了有一段時間了。

      樓道中還有許多簡陋的行軍床,一位患者家屬說,這些行軍床是醫院“物業”提供患者家屬陪床使用,每天床費50元。

      狹長的走廊里,大多數病人被病情折磨得表情呆滯,這樣的衛生環境下,很難想象病人如何康復。當然,有床位緊張的客觀原因,但醫院本可以想到一個更衛生的、感染風險更小的解決辦法。

      虛假廣告散播院內

      院前及門診的環境已亂得令人頭疼不已,再往里走,又是另一番亂象。

      正如曹女士所遇到的情形,記者在各個候診室里轉了一圈,手里收到了不少醫藥廣告的宣傳單。雖然每個候診室內都有保安在崗,可似乎對這些散發小廣告的人熟視無睹。

      這些醫藥廣告無不制作精美,與報紙、雜志外觀無明顯差異,十分容易使一般患者造成誤解。

      一份僅有4個版的“醫藥養生康復報”,乍一看上面是各種科普文章,而實則全是藥品、保健品廣告。這份“報紙”沒有任何刊號,也沒有出版單位,是典型的非法出版物,所介紹的藥品連生產批號等基本信息也沒有。

      其中一種叫作“癲癇平片”的藥宣稱“用蝎子、蜈蚣、牡蠣等中藥組方,可修根本消除腦神經異常放電現象,使癲癇病患者不再終身用藥。”廣告中還介紹了一些患癲癇病多年的患者自服用癲癇平后完全治愈的案例。

      根據我國現行《廣告法》有關規定,廣告中不得含有虛假內容欺騙和誤導消費者,藥品廣告更不能含有不科學的表示功效的斷言和保證。不得利用患者名義或形象作證明。

      這則廣告指向一家叫“同芝堂東單大藥房”的藥店。記者隨即撥通電話詢問藥,對方卻自稱是直接經銷商,表示服用一年能完全康復,花費幾千元。孕婦兒童都能服用。

      記者查證發現,經國家食藥監總局批準銷售的“癲癇平片”只有一種,其功能主治為“用于風痰閉阻所致癲癇”,并無廣告介紹的神奇功效,也無治愈等療效保證。藥品說明書中“禁忌”一項赫然寫著:“孕婦忌服”。

      除此之外,還有能治愈帕金森腦中風的歸元健腦片、能逆轉腦腫瘤的康逆膠囊……醫院內座椅上、垃圾桶內幾乎都有這些不靠譜的廣告。

      診室病人隨便進

      除了虛假廣告,記者在天壇醫院內走訪發現,就診秩序也頗為混亂。

      5月6日上午9點,天壇醫院神經病學中心,候診區座無虛席。一根墻柱上貼著7張有些破損的A4白紙,上面寫著“請注意聽、不用分診、不用刷卡、不用交本”,“教您如何看懂掛號條,801代表8點段1號,902代表9點段2號……”“黑體大字分別代表不同醫生……”

      對于這樣的解釋,不少患者紛紛表示看不明白,忍不住直接走到分診臺前再讓護士解釋一遍。

      一些患者等得不耐煩,不等叫號就徑直往診室里走,診室和候診區域間一條分割紅線形同虛設。狹長的診室走廊里擠滿了人,大家毫無顧忌大聲說話,時不時把診室門推開瞧一瞧再用力關上。

      不到七八平米的診室里,大夫身邊圍著六七個人,一個人看病好幾人在旁聽著,就診的病人確實是毫無隱私可言。但即使這樣的環境下,護士和保安卻并未試圖維護秩序。

      鏈接:北京天壇醫院介紹

      北京天壇醫院是一所以神經外科為先導,神經科學為特色的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是世界三大神經外科研究中心之一,亞洲的神經外科臨床、科研、教學基地。具有神經外科、神經內科、神經放射科三個國家重點學科。天壇醫院新院位于北京南四環花鄉橋附近,正在建設中,新院區預計將在2016年年底竣工,2017年試運行。屆時,總床位也會由目前950張增加至1650張。老院區將歸還天壇公園。

      (責任編輯:寇曉雯)

      網友評論

      • 微信

        因專業而信賴

      • 微博

        微健康,隨時隨地不隨意

      • 手機報

        輕松看健康

      А∨天堂在线中文
    1. <blockquote id="nx2s9"><acronym id="nx2s9"></acronym></blockquote>